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小镇少年的暑假,没有补习班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小镇少年的暑假,没有补习班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时间:2019-09-08 10:0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635次

标签:a

1893年4月30日晚,雨点敲击着窗台,芝加哥各家晨报的编辑正在为周一这期的报纸头条准备大胆而夸张的标题,将在明早逐一刊登。自从1871年芝加哥火灾以来,还没有哪次单独的事件能令市里各家报社如此激动。不过,还有更多的日常工作需要完成。排字工将报纸内页的分类广告、个人启事及其他广告一一安排好:他们要登出一则小小的告示,宣告一家新旅馆即将开张——显然又是一家为了迎接慕世博会之名而来的游客匆匆修建的旅馆。但至少这家旅馆看起来位置不错,它位于恩格尔伍德六十三街与华莱士街街口,从世博会六十三街的入口处搭乘新建的“l巷"高架列车可以很快就到。

后来我出门给父亲买药,看到街道两旁有很多卖菜的商贩,我忽然有了主意——为了医药费,我开始在这个小城的市场上卖菜。

一行4人走到一家宾馆的客房,反锁过房门,“木墩儿”打开电视机,把声音调大,又把卫生间淋浴打开,花洒漱漱作响。做完这些后,他盘腿坐到床上,淡淡问了句:“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开门做生意,哪有赶客的道理?不管你认不认识小武,我们可是实打实诚心做生意的。”秦大姐在门外拉住“木墩儿”的衣袖,富平连忙递上烟,也连连附和称是。“木墩儿”接过烟,狐疑地扫了3人一圈,思考片刻,说:“不在这儿讲,去我房间。”

我崩溃到嚎啕大哭。我妈心疼地说:“咱不考了。卖蛋糕也能养活自己,卖好了咱开自己的蛋糕店。可别再遭这份罪了。”

李丽和小王都不讲话了,但他们的眼神告诉我,所谓的冲动纯属扯蛋,只不过老李是我们的前辈,他们不好说什么罢了。

1991年底,正值这个南方小城最潮湿阴冷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穿着单薄的秋衣练功,手指上的冻疮磨破了,黄水涌出来,又痒又痛。这时,从上海传来一个令所有人振奋的消息——次年开春,日本长崎“豪斯登堡”(

那是春末夏初的季节,空气中满是寒意。我呆了般站在那里,像被人点了穴,无法动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不错,那是我的继母,她在捡破烂。那一刻,手上的伤口,零钱……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我仿佛看到一束光顽强地穿过千疮百孔的生活,照在我的身上,透进我的眼里,最后,又刺进我的心中。

小班9个人,像我和李建这样的“倒数第一”占了4个,“第二名”的5个。因为一个“笔试状元”都没有,老师把我们班称为“反超班”。

李建哈哈大笑:“你好歹也是博览群书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青年,居然如此迷信?”

刚刚“官”位加身,手机qq就弹出《2015年公务员省考报名通知》,我的心立即狂跳起来,卖蛋糕的热情瞬间灰飞烟灭——是金子,就该经得起千淘万漉,焉能一次被筛掉就勇气尽失?

那是我们父子俩难得的独处时间,刚开始,我们还是并排走着,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怕我冻手,我的手被父亲紧紧攥住。我有些不自然,但是并不想挣脱。

2015年下半年的国考,再次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学习后,报考统计局的李建以笔试第二进入面试,我却连第三的名次都没保住,直接被淘汰。

过了好几年,我才从隔壁店柴叔口中得知秦大姐为什么要挨家挨户收百元假钞,又如何把这些收到的假钞用出去的。

没过几天,站前路的这些生意人就跟这个绰号“老鼠”的年轻人混熟了。

我也抱着两块砖头,正要递给刺头的时候,忽然手一滑,其中一块砖头直接砸在了我的右脚面上。

“到了之后,他们是如何被‘木墩儿’骗走钱的,秦大姐也没和我母亲说得太详细。不是她不肯说,而是无论是她还是富平,都没有完完全全讲清楚他们到这里以后发生的事情。”

“不好意思啊,老师,家里有点事,耽搁了。”徐斌爸爸有点局促。

好半天缓过劲来,富平想起昨天半夜外面悬浮在窗外的红点,觉得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好。但“老鼠”不肯走,要找“木墩儿”算账。富平劝他别找了:“这些人不好惹——何况要去哪里找?大家这次都遭了难,我借你的那3万块钱不用还了。”

李建说:“yes我实在不愿意你挣大钱让我吃软饭。咱俩还是齐头并进吧,我是橡树,你就做我近旁的一株木棉。”

相比起那些爸爸妈妈大包小包帮忙扛来的孩子,徐斌这一举动,更让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菜还没炖好,香味就已经从锅盖的缝隙里飘出,看着锅盖四周冒出的热气,我的两腮不断有口水涌出。

类似这样不大不小的事,刺头确实惹了不少,但远没有到要被开除的地步。我想只是他身上的社会气比较重罢了。

我摇摇头:“小城火车站就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富平在自家的黑旅馆被取缔后,专心经营招待所,装修一番后升级成宾馆。谁也没再提起过‘老鼠’。只是这件事过去两年后,秦大姐拿着一份《xx法制报》慌慌张张地跑去找过富平。”

许是心有灵犀,妈妈走的那天,父亲心情特别烦躁,谁也劝不住,不断用牙齿撕咬着自己的腰带。最后,因用力过度,一颗好好的门牙硬生生地掉下来。

老李说得确实没错,我也曾经教过一个多次违反校纪校规的学生,用尽各种方法去教育他,依然我行我素,我只得把他交到了学生处。学校请来家长,劝其退学了。没多久,离开校园的他跟着社会上的混混骑摩托车抢劫,最终进了监狱。

我找小五商量,想请他们夫妻平时帮助父母干点零活,父母的日常花销由我负责。小五表面上答应,但并没有真的去做——他对父亲当年的出走还耿耿于怀,当时他劝过妈妈和父亲离婚,妈妈没听,也让他心里有个疙瘩。

当旅客被七弯八绕地带到筒子楼、看到破旧的房间后,往往会嫌条件差不想住。这时,负责看店的“老鼠”就会明说:“刚才带你来的那个女的收了我们的‘拉客费’,这间房间本来可以给别人,但拉客的说你来住,我就推掉了其他人。你不住也行,赔60块钱。”而这时,拉客的妇女早就不见踪影,而旅客多数身在外地,只好垂头丧气地付钱,凑合一晚——当然,住宿费也变成了一晚100元。

[1] 刘爽, & 梁海艳. (2014). 90年代以来中国夫妇年龄差变动趋势及其原因分析. 南方人口, 29 (3), 43-50.

等到6月,两年的在校时间满了,班级学生开始分流,一部分人中专毕业,第3年开始实习。另一部分人则参加学校与浙江金华一所高职院校的3+2办学,第三年他们就在金华高职上学,文化课与专业课并重,一年后参加高考,考上的学生直接在金华高职读大专,两年后就可以大专毕业。

李建对我百般呵护,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忙里偷闲时,大家总开我俩的玩笑。我不恼火,心里还觉甜滋滋的,我喜欢上了这个才华横溢的男生。

当时,我和妈妈正在灯下看我的通知书。忽然有开门声,一看,父亲拿着当初离家时的包,站在门口。

--- 头条官网网址
标签:a
作者:不详